仙蛋

很久都没有动笔了,试着撸了张草稿,果然画风放荡不羁……

……嗯,老了十岁的瑟爹依旧世界第一帅。

[龙九子 · 睚眦]

睚眦从未想过,自己会这么迷恋和依赖一个孩子。

或许,也只是因为,是这个孩子罢了。

它动了动身子,试图将小孩拱进自己怀里,不料却将人弄醒了。

小孩揉着眼睛,看到它眼里一闪而逝的懊恼,疑惑道,“……牙牙?”

僵了那么一秒钟后,睚眦恶狠狠地打了个鼻息,一爪子把人扒拉进怀里,身体一蜷,眼睛一闭,装死。

小孩愣了半天才回过神,咯咯地笑起来。

“牙牙,你是不是怕冷啊?”

“……闭嘴。”

“嘻嘻,牙牙害羞了!”

“都说了闭嘴啊,矮冬瓜!”

“牙牙,要是冷的话我抱着你睡好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看!”

小孩伸手搂住它脑袋,脸贴着脸,整个人都偎进它厚实的毛发中。温度源源不断地透过皮毛传来,仿佛要一直熨到心底去。

“我很暖和吧!”小孩邀功似地蹭蹭它的脸,一边打了个哈欠,“以后有我在,你就再也会冷了,也不用再怕黑,睡不着我会讲故事给你听,三只老虎,两只小猪,还有,还有……”

软糯的低语最终变成绵长的呼吸声。

睚眦睁开眼,没好气地瞪着他,咬牙切齿,“你才怕冷你才怕黑你才要人陪!”

末了还觉得不够,又反过去蹭了下他的脸,不舍得用力,只是象征性地“报复”了一下,最后搭在他膝头不愿动了,轻声哼道。

“我才不会告诉你——蠢小孩!”

它闭上眼,听到了小孩和自己的心跳,慢慢地,慢慢地,重叠在了一起。

我才不会告诉你,我是多么……

多么多么地——

——喜欢你。

羊角小了点,纹理有点糙,感觉磨一下会比较好(果然还是掩盖不住手工废的本质)

还有就是头盔的使用方法……

如果骑车的时候戴这个,回头率应该会很高的吧……

“妈妈我出门了!”

憋了好久都没能憋出约定的糖,于是反省了一下,决定换种方式表达我痴汉的心

于是瑟爹的王冠就这样——蛋生惹!!(真真是胡得我一手好胶水……)

人生第一次又给了大王……真是分分钟可以为了大王踹开新技能的大门¯\_( •́ω•̀ )_/¯

下一次动手或许就是瑟爹的巴拉拉魔杖了?

敬爱的吾王,瑟兰迪尔亲启:

    这是我西渡后的第三个月零十五天。

    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    比尔博依旧老当益壮,他的小孙子——也就是那位霍比特小英雄,他们经常会和精灵女王一道在花园喝茶,甘道夫经常会去凑上一脚。我觉得他最近放魔法烟花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

    这里精灵们都很平和,当然,除了不知第几次调戏了别的女精的双生子。卫兵将这件事报告给埃尔德隆领主时,我开始为他的发际线担忧了——我发现他的发际线好像又往后挪了几毫米。

    梵拉在上,愿星光保佑他的头发。

    有一件很意外的事就是,我居然看到了金花领主。让我气愤的是,他居然在喝多卫宁!那些装酒的木桶上分明印着幽暗密林的标志!那些可是酒窖里的珍藏不是吗!

    更让我生气的是,他居然还用从您酒窖里的酒把我灌醉了!那对双生子还拿这件事嘲笑了我好久!就连金灵也是!

    金花领主真是个坏家伙!

    不过除去这些小闹剧,这里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。

    动物们都很亲人,女精灵们的新编的曲子也很动听,比中土更甜美的浆果,清澈的溪流,缠眷的白云,温暖的篝火,甘苦与共的伙伴。我甚至见到一只胖兔子——它长得可真像小时候您和我养的那只!

    可即使是这样美好的生活,我还是会经常想起幽暗密林。

    那片总是被高大树木遮挡住的蓝天,骁勇善战的西尔梵勇士,隐于地下的皇宫,哪怕是塞满了多卫宁的酒窖——我想念密林的一切。我连做梦都在梦到它。

    噢!当然,我并不是说我讨厌这里!

    这里很好,非常好!

    只是我觉得领主们的不够高大,佩戴的戒指和皇冠不够好看,并且也没有拖地的红袍……

    好吧好吧我承认——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


    ——Ada,我好像有点想你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莱戈拉斯·想Ada·绿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敬上  

撸一发小草稿

源自看完周星驰的《美人鱼》后的怨念——整部电影竟然没有一条帅人鱼!!于是脑洞大开就有了这娃……

怎么?没见过带项圈来求婚的?